无国界深夜食堂 – Momofuku Ko

在纽约,一间新餐厅受媒体追捧的时间跨度,通常不会超过两个月。对于一手缔造起Momofuku餐饮帝国的明星厨师David Chang而言,麾下的米其林食肆Momofuku Ko开张近六年后,仍是饕客们垂涎的目标。只提前10日开房订座,抢位还需苦练“鼠标无影手”。

如果你有幸刷到位,切记千万饿着肚子去。

Read More

纽约食事 之 M Wells Dinette

要说今夏纽约最红的餐厅,一定少不了M Wells Dinette的 名字。原是Long Island City一间正宗路边铁皮Diner,在2011年年中不幸应房租涨价歇业后,转身进驻了不远处 MoMA PS1的M Wells,已然成为少有游客问津的PS1最重要的经济增长点之一—简单来说,有M Wells加持,死不愿意绕道坐车进Queens的懒骨头们,心里也不由起了一丝蠢动。

Read More


入伏 | 盛夏

纽约食事 之 Pasta Nation

image

既然上文提到了Ricotta,兴之所至,便继续说说Cheese。今年早些时候去画廊区看展,在10大道和9大道间徘徊良久,遍寻不着中意又不用等位的餐厅。只好迎着冷风继续南行至Chelsea Market附近,便意外地发现了Giovanni Rana Pastificio & Cucina。 年初新张的这间意餐,幕后老板是意大利家喻户晓的Pasta大师Giovanni Rana,谁也不曾料到这个自幼继承家业、踏着摩托车给客户送去亲手做的芝士馅儿馄饨面的小伙子最后竟成了新鲜意面的代名词—顾名思义,在这间餐厅中亦 辟出了一大块外卖/售货区,过完嘴瘾,买些意面芝士的带回家接着享受,岂不更妙。老实说,GR要是更早些进驻纽约,是理应和中城麦迪逊公园附近的Eataly归在一道的,不过或许这样各霸一方的竞争关系,才是纽约餐饮界如火如荼的实质要因。

Read More

纽约食事 之 Uncle Boons - 可能是纽约最好吃的泰餐

关键词:啤酒冰沙,泰版手撕鸡,烤河豚,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康元饼干么?

提到泰国菜馆,多数纽约客的反应大都不以为然;多如牛毛 的泰餐,随着用料五花八门的各色泰式炒河粉(Pad Thai),早已在人们心目中成为了沙县小吃一般的存在。多数泰餐馆的地位,也便是工作午餐的一客便宜饱食的炒面,以及懒下厨时一顿又快又好的外卖。精致 与独到,与气质豪迈的泰餐似是毫不沾边;一如乡下地方的山寨中餐,每一间泰餐馆都仿佛是另一间泰餐的轮回转世,换汤不换药⋯⋯没有人会在初次约会的时候选 择一间不够浪漫的它,在吃饭方面挖空心思的食客们,对“按肉分类的菜单”也往往是兴味阑珊。

好在,人们对泰餐“不上档次”、“区区Cheap Eats”的偏见,恐怕要在Uncle Boons(7 Spring St, 靠近Bowery)就地终结。最近绝少在吃饭方面放纵自己吃过9分饱,但Spring Street上的这间门脸不大起眼的新张泰餐馆,却让我在尝到第一口时,就决意忘掉戒律、一路吃到饭后甜点⋯⋯

image

店内布置,图片来自官网

Read More

纽约食事 之 英式Gastropub

image


English Summer Rain

相熟的友人都知道,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不列颠控。从小被《傲慢与偏见》洗脑,房间里贴着英国乐队海报,床头放着神秘博士百科全书,迷恋英式口音和诡异的幽默 感,无法抗拒米字旗、电话亭(蓝)、柯基犬和多数带有英国气息的事物,发自内心地对留学英国的一干友人表示羡慕。提到英国,我总是有那么一点儿脑残,恨不 能立马卷铺盖飞越大西洋去过格林尼治时间。

唯一令人望而却步的,恐怕是“吃”。诚然,伦敦作为世界美食之都的地位是无可厚非的—尽管“英 国菜”这个梗早已是全世界人民喜闻乐见的老掉牙笑话,即便大部分主妇掌握的烹饪技巧还停留在水煮土豆水煮鱼水煮牛肉,却不能阻止米其林餐厅开遍伦敦大街小 巷。遗憾的是,提到英国菜,还是无法抑制下意识地心头一囧。

我的偏见,却随着一个餐饮界新名词的出现逐渐稀释。过去对于一个三观正常的普 通人而言,酒吧通常不会是吃饭的首选;多数酒吧虽则兼营小食,质量却多是差强人意,看球聊天时候随便塞个汉堡或抓些薯条,就着啤酒囫囵下肚也就罢了。然 而,却正是不精食事英国人,却精准地掌握人们的社交需求,将酒吧食物的水准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创造出兼有Gastronomy(美食)和Pub(酒吧) 之长的新式Social Spot,Gastropub。这个十年前根本不存在的概念,将下班小酌与晚餐合二为一,不仅在伦敦大受欢迎,也趁势漂洋过海,在曼哈顿餐饮圈同样玩得风 生水起。

Read More

纽约食事 日料篇

好吧,说好的第二弹来了⋯⋯说实话我的日料吃得还是蛮有限的,个人觉得日料是会吃上瘾的,因此楼主这次推荐的这几家店里面,有好几间都是百去不厌、每个月甚至每周都供银子过去的。

image



个么继续跟各位分享用心吃饭的经验。

顺序大概是:

1. 寿司刺身
2. 烤物
3. 寿喜烧/呷哺呷哺
4. 家常菜

Read More

纽约食事 面条篇

image

啊啦,去年换工作以后就一直在考虑写食评,结果一直拖到现在⋯⋯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在乎每一顿饭都不留遗憾,那么Hand,不嫌弃的话就挑几家去试试好了, 绝对良心食评。文中列出了各家食肆的地址和大概价格区间,$为人均$10左右,$$为$20以内,$$$则一般不超过$40不过如果你要飚上$80也不是 不可能,顺便还有点出环境是否适合约会、聚会,各位群众敬请自取。

另外,这个我会写成系列,也算是无聊业余生活的一点点调剂,反正我的人生只剩下吃了。:)

Read More

Lou Doillon:直白是最好的百忧解

试听整张专辑

And of course I wonder

does it happen to you ?

Does my ghost ever come looking for you ?

早晨坐在办公室里,混如乱炖的脑子漫不经心地捋着昨天写完的稿子的我,几乎是被这句话一击即中的。眼角就那么生生地湿了,鼻腔里有堵塞的感觉,真是一点不夸张。这些年来,能够一下子击中内心最柔软之处的歌,我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Lou Doillon的这张专辑,无疑是今年最惊喜的发现。 对Fashion不熟悉的人,或许会问出Who’s Lou Doillon这样的问题。不如换个说法吧,爱马仕为了她妈妈特别命名了一款包,而她同母异父的姐姐,则是法国情圣Serge Gainsbourg的女儿,至于“最不出名”的父亲,在法国都可说是家喻户晓的电影导演。自出生起便顶着“名人”头衔的她,却并未得到命运的眷顾;拍过大片,演过电影,画画,写诗,做设计,看似样样精通的Lou,多数人对她的印象依然停留在—那谁的女儿、那谁的妹妹,甚至,那谁的女儿—“对不起,他不是我爹来着,那是我姐。”

Lou Doillon玩儿时尚,也不过是因为老牌it Girl Jane Birkin到头来对时尚并不感兴趣、Charlotte Gainsbourg也只是专心电影;青春期的她,疯狂地想成为一个好演员,也不过是因为长期得不到父爱、却拼了命地想在身为导演的父亲面前证明自己⋯⋯除了一个10岁大的儿子、几部不太叫座的电影和时尚品牌代言外,30岁的Lou Doillon,依然像是一个浅薄的影子,一个明星家庭中的“局外人”。“What if I am an extra to the film of my life”,送给她或许再合适不过。抑郁、低落的情绪,自然会与她形影相伴。可惜没有人能理解她的痛苦,或许只会如此轻描淡写:你已经很好命了。

Lou Doillon的这张专辑,依旧是母亲Jane Birkin鼓励下的产物,却让Lou生来头一次,感到自己不是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素不相识的路人,开始拦下她,不再是为了告诉她“我喜欢你的Style”、“我喜欢你妈妈”、“我喜欢你姐姐”,而是要说“我喜欢你的歌”。

Lou的音乐造诣并非如何出众,甚至算不得一个合格的吉他手。在她决定出版专辑之前,一切都只是抚慰坏心情的一剂良药、以及朋友聚会时的小打小闹。但她的歌,却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够直抵你的内心—就好像在Morrissey的演唱会上,看到Meat is Murder背景板上放出屠杀猪牛鸡鸭时的血腥场面会忍不住扭过头去一样—令人无法忽视的直白,简直像是当众被煽了一巴掌一样羞赧不堪。但你却不能不为她的勇气所感动,那些掏心掏肺的歌词,就像是大段大段取自日记本的摘抄—那些哽在喉头欲言又止的情绪,那些你战战兢兢、不敢放声大哭的秘密,那些错失的、被误解的、一塌糊涂的、让你心绪不宁的、反反复复的过去⋯⋯ 

我不知道该怎样对这样的一张专辑说不。

Lou Doillon是一个直接得有些可怕的人。她说话间带着许多不经意的“Fuck”,她说做音乐就好像扒了裤子给人看私处一样难堪,她不否认自己尝试音乐有经济的原因—“我的钱越来越少,意志越来越消沉。”但她也不曾掩饰欣喜,从未假装自己对盛名与追捧早就习以为常。

我很喜欢她对音乐和文学的解读,和我的控制欲论完全一致:电影里有太多的主观因素,有太多导演的刻画与解读,看电影有着一种先入为主的懒惰,情景、画面都是设定好的。小说和音乐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听到的、读到的,都是基于他/她自己的理解与想象所构筑的意象。一切阅读都是误读,一切聆听都是误听。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想象力的无尽刺激,唤起不尽相同的情绪共鸣,终究都是一件妙趣横生的美事。作为“具创造性的主体”则更具挑战:当演员时,你可以责怪导演、编剧、电影成本,但作为小说、歌曲的创作者,在满足控制欲的同时,你却无处可逃。

至于这张专辑,我的观点是:多说无益,她有一副不输Patti Smith和Cat Power的好嗓子,其余的,各位便自己去分辨吧。直白是最好的百忧解,你知道,这不过是曾经卢瑟的你我之间,最秘密的惺惺相惜。

"I don’t want to lose it. 

…but if happiness spreads from what I am doing, that I am happy. 

They are all the same to me. Preserving the beautiful land, preserving the method of making udon and preserving the festival performance. 

It’s the heart of loving where you grew up , that is the core philosophy. “